「我已經回歸家庭了,你還想怎麼滴」「我覺得你髒,很髒」

Advertisements

「我已經回歸家庭了,你還想怎麼滴」「我覺得你髒,很髒」

01

叔本華說: 「我們緊抱著這一個假定——我們可以在生活中尋覓到幸福。我們的希望由此持續不斷地落空,而我們的不滿情緒也就由此產生。「

深以為然,我們以為自己還可以回到從前,抱著還能重新得到幸福的假定,但其實到頭來不過是只有失望,有些事發生了,你真的很難當作沒發生,除非你已經不愛他了,也就不在乎了。

又一個晚上,已經十一點了,手機的鬧鐘提醒著麗芬該睡覺了,但是她翻來覆去都睡不著。麗芬雖關了客廳的燈,可是她躺在臥室還是會時不時看向客廳門的方向,她在等那個晚歸的人,她的丈夫——楊瑞。

楊瑞才不過安分了一個星期,第二個星期又重新變得不安分起來,照樣有很多應酬。麗芬打電話過去的時候,楊瑞還是跟從前一樣,滿不在乎地說: 「好,我馬上就回去了,你別催了,催什麼催,該回家就回家了。」

麗芬很生氣,那口氣是拿我當什麼,老媽子嗎?

明明是他犯了錯,怎麼反過來好像是我得求著他回家似的。

這不今晚,都已經等到快凌晨了,楊瑞還是沒有回來。

麗芬很失望,她看著手機,臉上的眼淚不自覺滑落在枕頭上,不一會兒,她枕的那塊小地方都濕了一小片。本以為原諒了楊瑞的出軌,他們倆的感情還能再回到從前,終歸是麗芬高估了楊瑞。男人為什麼那麼不在乎自己的婚姻呢,難不成打定主意你不敢離婚嗎?出軌的男人就不怕傷害自己的老婆跟孩子嗎?怎麼那麼肆無忌憚,不把出軌當回事,明知你在乎,但還是你哪疼他拿著刀子使勁戳。寒心,還有遭背叛的失望、憤懣。

感情的事,只要你還愛著,那麼就註定你是最受傷的那個。

麗芬此時此刻明白了母親說的那句話: 「女人在結婚後別太把愛當回事,把愛當回事是會傷心的,只要他的錢還願意給你,就行了。男人的心是飄忽不定的,你管不了,別太在乎。」

母親說得很輕鬆,可問題是麗芬在乎啊,她眼睛裡容不得沙子。

02

其實能原諒楊瑞的出軌,對麗芬來說已經是很不容易了,可她能怎麼辦?孩子才三歲,剛上了幼兒園,她剛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,根基都不穩,難不成就要因為他出軌的事離婚嗎?真要是離婚了,豈不是便宜了那個女人,麗芬實在是氣不過。

麗芬等楊瑞等到凌晨一點,楊瑞總算是回到家了。

楊瑞回到家,不洗簌,連襪子都沒脫,就直接床上一躺,眼看著就要睡著了。麗芬推了推他,去洗洗,你折騰到現在才回家,身上一股臭味。楊瑞不願意去洗,但在麗芬的催促下還是去洗了。楊瑞不到十分鐘就洗完澡出來了,回到房間就開始抱麗芬,親麗芬,麗芬覺得膈應,一直在推。

「怎麼了,你催我洗澡不就是這個意思嗎?等我回家等到這個點,不就是這個意思嗎?」

「你真是有病,我是讓你洗乾淨睡覺好嗎?」

「我已經回歸家庭了,你多久沒讓我抱了,連睡覺都躲得遠遠的,你到底想什麼滴?」

「我沒有什麼,我就是覺得你髒,很髒。」

麗芬的話剛說完,楊瑞憤怒地直接給了她一巴掌,死活都要親她,麗芬咬了他一口,楊瑞叫苦連天直接到另一個房間去睡了。麗芬呆在原地,她在發抖,眼淚一直流。這樣的婚姻還有什麼意義?但她就是膈應,她不想楊瑞碰她,楊瑞只要一碰她,她就覺得噁心,忍不住要推開。

怎麼可能不在乎?楊瑞可是她的初戀,是她曾經放在心尖上的人,只可惜,楊瑞不懂得珍惜她的好。

楊瑞跟麗芬是大學同學,兩個人是參加了一個社團,然後熟絡起來的。又因為聊得來這才談起了戀愛,大學畢業後,同學們都各奔東西,一對對情侶迫不得已分了手,他們班就只有他們倆從校園走向了婚姻的殿堂。

麗芬到現在都還記得楊瑞在婚禮上的誓言: 「我這輩子最幸運的就是遇到你,跟你相愛,然後娶了你。我發誓我會一輩子對你好,只愛你一個。你我是彼此的初戀,也是最後的戀人。」

情話很好聽,但是多年後,婚姻中的你是否還記得當初的誓言?

承諾就這麼不算數嗎?

兩個人結婚後,剛開始兩三年過得還不錯,但是隨著結婚時限的拉長,生活里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多了起來。麗芬因為孩子忙活著,沒有公婆帶孩子,她就不得已辭了職。她沒有想到楊瑞會出軌,覺得應該不至於吧,畢竟他們之間是有過真愛的。可是,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不是嗎?有多少是因為愛情進入的婚姻,到後來不還是分道揚鑣了。

倒不是麗芬發現楊瑞出軌的,是那個女人主動找上門來的,她問她怎麼辦?「我跟你老公已經在一起兩年了,你還不讓位嗎?你有什麼打算」,麗芬那天氣場不是很足,她沒有動手打小三,也沒有破口大罵,只有傷心失望。

再後來楊瑞跟麗芬坦白,他自己承認錯誤,說願意回歸家庭。

麗芬原諒了,但是原諒之後,她過不了自己心中的坎。

是啊,楊瑞說自己已經回歸家庭了,可真的回歸了嗎?楊瑞每次晚回來,麗芬都會禁不住懷疑他跟那個女人在一起,麗芬對楊瑞已經沒有信任感了。楊瑞埋怨麗芬忘不掉過去,可是他怎麼就不知道,是他自己破壞了那種信任呢?

關於婚外情有這樣一句話:

「都說婚外情像罌粟花,鮮艷妖嬈讓人忍不住要采一朵。如果婚姻很平淡,外面的世界又恰巧充滿了誘惑和激情呢?大部分男人是不是在衝動時就把什麼都拋之腦後,加上外面那個不停地洗腦,是不是就一下子得了失心瘋?」

楊瑞是不是因為此出軌,麗芬不想知道,但是她覺得自己跟楊瑞很難再回到從前了。

03

麗芬跟楊瑞的婚姻,該何去何從?一時之間原諒了婚外情,可原諒之後呢,怎麼能讓自己不受到「婚外情」所帶來的後遺癥的傷害?

很多因出軌而離婚的婚姻,瓦解婚姻的不是背叛,而是出軌後遺癥,所謂溝通出現問題也是屬於出軌後遺癥。

婚姻是一場嚴格的紀律,你們兩個人都必須守紀律,不能觸犯婚姻的底線和原則。一旦觸碰了底線,譬如出軌,你們之間的信任感崩塌,婚姻也就很難繼續維持下去。真正可怕的不是第三者,而是原諒之後,出軌仍是心口的一根刺,這件事已經發生了,溝通出現問題也是很自然而然的。

其實原諒出軌不難,怕的是原諒之後的後遺癥。你們在大難臨頭時還可以風雨同舟,但是挺過難關之後呢?真的能對往事不再提嗎?

​以前沒發生可以夫妻同心,出軌的事情已經發生了,之後就難以做到夫妻同心;以前還可以平和地溝通,但是出軌之後一提到出軌就很難再溝通。

作家劉娜說過一句話: 「比出軌更可怕的,是對恥辱的銘記。」

出軌這件事發生了,就是一個恥辱,是被釘到了恥辱的木樁之上。

有一位男性讀者跟我說,「我回歸家庭之後,嘗試著跟妻子像以前一樣生活,但是發現根本不可能。我妻子也很痛苦,我們倆在這種婚姻中都過得很痛苦」。

婚姻里我們本是尋找幸福的,既然在一起過是對彼此的折磨,還有必要繼續維持這段婚姻嗎?

這個男性讀者後來也是跟妻子離婚了,離婚之後他發現也是都放過了彼此,他會給孩子撫養費,前妻有困難他也會幫忙,「他們可以做朋友,卻無法再做夫妻」。

麗芬和楊瑞的婚姻我不太看好,但是我不建議麗芬馬上離婚,還是自己要有一定的經濟實力,不然你拿什麼離婚呢?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?然後做出一些改變,切不可盲目衝動。

但是有一點,麗芬跟楊瑞再也回不到從前了。

最後也奉勸有出軌念頭的男女:

人啊,還是要有點自律心,你不守紀律終會失去所有。婚姻里不該犯的錯不能犯,一旦犯了,你們倆很難再回到過去。還是要有責任心,既然結婚了就別亂搞,你要是玩就別結婚。

​你以為自己出軌不髒嗎?我想說,只要愛,不管男女都會討厭伴侶的背叛,也會嫌髒。

今日話題:婚姻遭到背叛後,你們還能再回到從前嗎?歡迎留言。

- END -

作者:YIBAO;情感原創作者,寫這個世界溫暖的感情事。

大家都在玩的社團☞心情谁人懂☜加入社團和大家一起交流

Advertisements

精選推薦